鱼塘惊现女尸 循钥智破凶案

发布日期:2019-08-16 11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5岁的吴伟庆(化名)居住江阴长泾,他在镇上一家工厂工作,家里承包了一个鱼塘。吴伟庆老实本分,除了上班,就是伺弄鱼塘。

  7月13日,老吴上中班,下班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半。虽然很累,但他想到鱼塘里的鱼,仍然换上雨鞋,拎了一盏矿灯出门。今年的黄梅天没完没了,老吴担心鱼塘缺氧,这段时间,除了上班,就是泡鱼塘。

  鱼塘离老吴家不过200米开外,南靠长泾南环路,东靠环西路,是前几年筑路时挖出来的,面积约五六亩。他先来到鱼塘西岸,只听见水面上一片扑腾声,鱼儿挤挤挨挨都浮到水面上。“必须赶快增氧,要不完了。”老吴自言着,掉头回家取增氧泵。

  老吴回家找出增氧泵、电缆线、木头等一大堆,一人忙不过来,他叫醒了妻子和借住他家的哥哥,还有房西老杨。一干人来到鱼塘,忙碌了一番,增氧泵开始工作,老吴才舒了口气,一看表,已是14日凌晨1时多了,他让妻子和哥哥先回家,自己和老杨提着灯沿鱼塘查看情况。当老吴转到鱼塘南面的时候,隐约看到离岸一二米处有一团白色的东西漂浮在水面上。

  江阴110接到报警已是凌晨2时多,立即指令长泾派出所出警。民警到达现场时,老吴和老杨正守在鱼塘边,他们原原本本地向民警反映了发现女尸的过程。

  女尸很快打捞上岸,已略显肿胀,其上身着红色花短袖,衣服卷到头颈部,下身赤裸。经法医鉴定,死者系生前遭人扼颈窒息死亡后扔入河中。从尸身情况判断,死亡时间大约2天左右。显然,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。

  接报警情,江阴市公安局领导赶赴长泾组织破案,抽调刑警和涉案地派出所组成专案组。无锡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领导和侦技人员也快速抵达长泾,踏勘现场,并会同专案组分析案情,研究制定侦查方案,落实各项侦查措施。

  专案组找来小木船,把五六亩水面捞了个遍,捞出一只女式皮包,包内有身份证、现金、皮夹、银行卡等物。在现场西北侧路边的菜田里,民警还找到一串钥匙,共8把钥匙。

  女式皮包里的身份证属于一个叫“王芸”(化名)的女人,30岁,河南商城县人。专案组立马派人围绕“王芸”展开工作,证实死者就是王芸,其生前系当地某学校老师,工作稳定,收入不错,但从未来过江阴。

  原来,王芸早已结婚成家,有一个女儿。为增加收入,王芸在8小时外从事家教补习。其间,王芸对一个学生家长产生了不该产生的感情。此人叫阿武(化名),长王芸9岁,是名建筑包工头。初见王芸,阿武也有一种心跳的感觉。很快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两人间蔓延。今年7月7日,学校放暑假,王芸来到南京江宁阿武的租住地,过起了两人世界的生活。这几年,阿武在江南承包工程,租住南京。

  7月12日下午,阿武驾车到江阴长泾工地给工人发放工资,当时已是晚上8时半,为避人耳目,阿武把车停在离工地不远的聚谊路边,让王芸下车等他。半小时后,阿武返回原地,王芸不见了踪影。他打王芸手机,一开始无人接听,后干脆关机。他沿路寻找至半夜未果,便独自驾车返回了南京。就在阿武为王芸的不辞而别纳闷之际,江阴警察找上了门。得知王芸已遭遇不测,阿武当即掉泪。大量调查排除了情杀可能。

  王芸在江阴无亲无故,等候阿武的半小时里遇到杀身之祸,专案组研判后推断该案系由性侵害引起、偶发性拦路杀人可能较大。

  经阿武辨认,那一串在现场提取的钥匙不是王芸之物。案发区域虽紧靠马路,但地势偏僻,平时鲜有人来往。专案组分析钥匙可能是案犯行凶时遗留现场。

  这串钥匙中有两把是汽车钥匙,刻有“JAC”(江淮)字样,专案组决定以这串钥匙为突破口,将工作重点放到现场周边区域的排查走访上。7月19日,长泾南村一位村民向上门走访的民警反映,有连云港仨兄弟在长泾做个体运输生意,每人有一辆江淮汽车。这几天,其中一人好几天不见了。民警通过侧面了解查明,去向不明的是老大徐保珠。

  徐保珠现年28岁,连云港灌云县人,从事个体运输,有一辆江淮牌汽车。其妻郁某在长泾镇上一家纺织厂工作,夫妻俩住在单位的职工宿舍。7月13日上午,郁某以老家母亲生病为由请假三天,16日假满却未返厂。

  办案民警用现场那串钥匙去开徐保珠夫妇居住的房间,其中一把顺利地打开了屋门。进门一看,室内生活起居用品一无所有。这哪是请假离开3天,分明是一去不返的样子。

  嫌疑人徐保珠的人生比较简单,21岁前在老家读书、香港挂牌生肖图,种地,21岁那年,他随老乡来到江阴打工,认识了同在此打工的郁某,结婚成家,生有一儿一女。为了养家糊口,去年,他筹资买了辆“江淮”货车,带着两个弟弟在长泾镇上从事运输。

  7月上旬,一连好几天生意冷清,徐保珠心情郁闷。7月12日下午,弟弟邀他晚上到其家吃晚饭。想到妻子上夜班,徐保珠答应了。当晚6时多,徐保珠骑摩托车来到离镇不远的其弟弟的租住地,一起吃晚饭的还有几个亲戚,喝的是啤酒。因为心情不好,徐保珠闷着头一连喝了6、7瓶啤酒,出门时有些摇摇晃晃,骑摩托车的时候差点摔下来。亲戚和弟弟劝他别走了,他没理睬,油门一踩离开了。

  摩托车行至聚谊路十字路口,在等红绿灯时,徐保珠瞧见路边有一年轻女子在慢慢行走,手里玩着手机,这名女子就是在等阿武的王芸。徐保珠顿时产生“找个人发泄一下”的冲动。他一路尾随王芸,来到环南路靠近鱼塘路段,那女子停了下来。徐保珠也把摩托车停在路边。

  “不用,我老公马上就来接我了。”王芸一口拒绝,并准备打电话。徐保珠上前抓住她的手阻止其打电话。“你别过来,再过来我报警了!”王芸吓得直往后退,脚下一个踉跄,摔倒在路边菜田里。徐保珠扑过去右手掐住其脖子,左手摁住其拿手机的右手。随后,徐保珠恶从胆边生,凶残地扼死了王芸。接着,抛尸菜田边的鱼塘,劫走其手机,仓惶逃离现场。

  回到家,见到正在熟睡的老婆,徐保珠才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,今后可能再见不到妻子、父母和儿女了,不由放声大哭。

  “我把一个女的杀了。”说着,徐保珠拿出王芸的手机,其妻子这才相信。“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,快去自首吧。”

  再说,专案组派出的追捕组连夜赶到灌云,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悄悄进村暗访,村民证实徐保珠夫妇13日回家待了几天,19日上午开车去了沭阳岳父母家。抓捕民警一路追踪,于20日下午2时,在沭阳县沭城镇将徐保珠抓获。